张郃在后面紧紧的盯着前只要将重步口子自己在

小编:张白骑已死,贾诩离开了众人的实现,敢问整个西北还有何人还是李林对手,并入黄巾军两万,加上迷当,迷胡麾下兵马近万,去卑麾下五万匈奴勇士虽然一路南下消耗了不少,但是也

  张白骑已死,贾诩离开了众人的实现,敢问整个西北还有何人还是李林对手,并入黄巾军两万,加上迷当,迷胡麾下兵马近万,去卑麾下五万匈奴勇士虽然一路南下消耗了不少,但是也仍然有进四万人,还有马超西凉军和西羌兵马两万,李林麾下共有兵马八九万,如此庞大的队伍,虽然无论是兵种,出身,民族,都十分的混杂,但是交到了李林的手里,都足可以纵横天下了,何况,如今雍州大门已开,没有狠人防守李林的攻击,李林害怕什么?
 
    在原地休整三日之后,李林下令,动静,跟自己想着贾诩原来定的路线一般,杀进冯诩,刘和麾下人马都已经投入到了东线的作战,西面就指望着贾诩和张白骑可以抵抗住李林的大军的攻击,而如今计划瓦解,冯诩根本毫无障碍的拿下,随即,李林当即下令,飞速南下,都不管西北方向凉州还有一个蹦跶的韩遂,直接攻打长安,一路凯歌,不到十天,竟然直接将大军开到了长安城下…………
 
    看着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伟岸的,高耸的,厚重的长安城大门,李林感慨万千。
 
    “长安!我回来了!”遥望长安城,李林怒吼一声…………
 
 第一百五十六章 叫嚣天下
 
    “禀告少主!主公来信了!”一声轻柔的话语,但是却聚集了殿内所有的目光和注意力。
 
    “快说!”主位之上,一名少年赶紧说道。
 
    就看下方半跪着一个黑衣人,立即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举国头顶道:“主公吩咐,必须要少主或是五官中郎将大人亲自过目!”
 
    主位上的少年回头看了看站在距离最近的那人,“呈上来吧!”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那人说道。
 
    黑衣人立即起身,碎步上前,被看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但是也蕴含着很多的道理,平时若是有人呈上书信,一般主人都会让身旁亲卫过去拿过来,随即观看,是不会让送信之人亲自过来,但是黑衣人却是亲自起身,缓步上前,还有他刚才的话,这便是说明这封信,出了他自己,还有他的主子指定的人,剩下的谁也不能观看甚至是接触!
 
    而此处还能是哪里呢?正是豫州许昌,辽侯府内,而主位之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平,身边做站主人,乃是邴原,而那呈送李林书信的黑衣人,正是血杀营的分支,血衣!
 
    如今四面战事紧急,而在西北方向的李林的动向更是让他们牵挂在心头,每日他们最为期盼的不是前方战事的胜利消息,而是从西北方向李林传来的书信,不管是所传的消息是什么,这要是李林安然无恙的消息,就足以让众人安心。
 
    邴原缓缓上前,从血衣的手中拿过来李林送过来的锦囊,并没有打开,而是到了李平面前,很是恭敬的呈了过去,道:“少主请过目!”
 
    李平点点头,虽然自己辈分要比邴原低,但是邴原早就教育过李平,先分君臣,再分长幼,李平乃是少主,邴原乃是臣子,所以邴原这样做乃是理所当然,李平可是比李林要听话的多,当然是照着做了。
 
    李平拿过锦囊,迫不及待的打开,拿出里面的书信,都不用看就已经激动万分,一看之下,安静都直接看直,众人的注意力早就从血衣转移道了李平手中的书信上,李平看过之后,立即将书信递给了邴原,道:“请五官中郎将过目!”
 
    邴原理所当然的接了过来,越看眉头皱的越深,随即缓缓放下书信,而众人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呼…………”邴原长舒了一口气,缓缓道:“好啊!好啊!真不愧是元杰!”
 
    听到邴原的话,众人云里雾里的,邴原立即回身,对李平拱手一拜,道:“还请少主下令吧!”
 
    “嗯!”李平点点头,立即起身,邴原立即在原地站直,众人也都是立即站的笔直。
 
    “传令!”李平已经有了一些当主公的范,毕竟李林不再了这么长时间,这段日子里,外界的压力不说,李平都要自己逼迫自己,要坚强,要长大,要在此守住父亲的基业,无论如何都要挺住,母亲就在身边,爷爷就在身前,还有众多的叔伯,李平在这样的高压下,当然也有着飞速的成长,特别是知道李林生还的消息之后,李林更是给了他在此坐镇的名正言顺的指令,李平心中更加有了底气,成长的也就更加迅速!
 
    “在!”众人纷纷拱手喝道。
 
    李平扫视众人,喝道:“昭告天下,我父亲辽侯诛杀逆贼刘和,若是有人任然执迷不悟,便是我李家的敌人,待我父亲诛灭刘和之后,下面就是这些宵小之辈!反抗者,格杀勿论!”
 
    李平怒瞪着眼睛,坐着与他年龄不符的表情,气势虽然要比李林弱上太多,但是李平在那里所说的话,可不是他再说,而是李林再说。
 
    别看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但是这代表着李林在挑衅天下诸侯,若是还有不服者,想要趁乱在自己这里讨到些好处的,等到李林归来之后,必是这些人遭殃之时。
 
    此话一出,天下震动,同一时间,邴原立即下令,以李林此话的口吻给江东孙权,荆州刘表修书,语气十分强硬,旨在让那个他们立即退出这场李林与刘和之间的战斗,若是还有一点瓜葛,后果自负。
 
    刘表和孙权接到消息的同时,李林在西北击杀东羌,决胜千里,将匈奴人扶上草原撒很难过的霸主的消息也是相继传来,李林就靠着那些没有开化的胡人,竟然取得了这样的战绩,谁人不震惊,最主要是速度,速度,李林被刘和害成了了什么样,九死一生,估计两个衣服都没有全身的,结果现在呢,数万大军南下,直指雍州,草原上本来的霸主东羌被消灭待见,眼看着李林就要达到刘和的家门口,这个时候,刘表和孙权终于明白过来,李林只要活着,便还是那个李林,还是那个威震天下的李林…………
 
    李林可不是就说一说这样嚣张的话的,书信到达许昌一天之后,李平下令,自己代父亲征,直奔宜阳,那里张郃和徐晃两路大军正在胶着,而李平则是从南面本来防御刘表的朱灵处,和防御孙权的田豫处,抽调两万兵马,支援张郃,赵云领五千许昌守军护卫李平等一众官员先行。
 
    李平去了一样对战匆忙接替张白骑的徐晃可不是随便来的,这也是李林的计划,既然张白骑撤回来,换上了也是名将的徐晃,但是既然敢临阵换将,这便是一个突破口,洛水,乃是绕过虎牢关最好的直扑洛阳的捷径,李林怎么会会不利用一下呢?
 
    而在宜阳,张郃和徐晃这个本来历史上皆是曹魏五子良将的二人已经对峙了几个月,随着冬天脚步的到来,两方皆是露出了疲态,但是战争还要继续,徐晃那边,刘和逼迫的紧,而张郃那边也是无比的焦急这想要打败自己眼前这个害过自己主公的仇人。
 
    但是兵马上和地理上的优势着实让张郃有些困难,冬天一到,西北风居多,而徐晃方向乃是顺风,张郃乃是逆风…………
 
    “呼……”呼出一口水雾,张郃在大营的营门口伫立良久,夜已经深了,但是张郃怎么还会在这站着?因为张郃在等人,不!是在等消息,在等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
 
    “来了!”黑夜之中根本见不到人,但是感受到了马蹄的声响,张郃立即下意识的说了出来,赶紧上前,果然,一骑飞速而来,冲向了这的营门,张郃看清之后,立即道:“快!打开营门!”
 
    自然有守军将营门打开,一骑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一看张郃竟然在门口等候,马上之人心中立即送了一口气,但是忽然眼睛以模糊。
 
    “砰!”谁能够想到,一骑飞来,到了近前马上的骑兵竟然栽了下来,张郃大惊,反应了几秒便立即冲了过去,将栽倒在地的骑兵揽在怀里,一旁的护卫也是赶紧拉住已经没了主人的战马。
 
    “啊!兄弟!兄弟!”张郃赶紧呼叫,不说这个人的命有多值钱,就说他身上的情报,可是张郃最关心的。
 
    “将军!”那人虚弱的说了一声,而张郃也是感觉到了不对劲,特别是手上,感觉晕乎乎的,张郃抬起手来,借着火把的光一看,这一惊,道:“啊!血!”
 
    那士兵立即道:“将军!我在来的路上,碰到了徐晃的探子…………不过……不过将军放心!少主的书信!书信没有丢失!还在……还在这里…………”说了一半,那人已经没了声音,眼神已经凝住,张郃一看,士兵死了,但是临死之前,那士兵的手还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着明白他的意思,赶紧将手伸进了还温热的尸体的怀中,果然有东西,张郃目光一亮,掏出来一看,不错!正是李平传过来的书信。
 
    这看了看已经气绝身亡的传令兵,微微一点头,轻声道:“兄弟!好样的!”说着,手在那士兵还张开的眼睛前一抹,士兵的眼睛才闭了起来,这对一旁护卫道:“将此人安葬!”
 
    “诺!”护卫立即将尸体抬走,张郃起身,都来不及擦自己受伤沾着的那士兵的鲜血,立即打开李平传过来的书信。
 
    “哈哈哈…………”张郃猛然间大笑了出来,在这深夜之中,这样的一阵狞笑慎人的程度可想而知,张郃狠狠的挥了两下书信,还是不停的大笑。
 
    “将军……将军……”一旁的护卫都看傻了,不明白这张郃是疯了咋地?赶紧上来唤了两声。
 
    只看张郃忽然胸膛一听,喊道:“传令,明日发兵,进攻徐晃北方大营!”
 
    “啊?”护卫对这样忽如其来的指令差一点没反应过来,不过看着张郃那瞪圆的眼睛赶紧拱手道:“诺!”
 
    “哈哈!”张郃又笑了两声,有拿起书信,接着火光看了两眼,喃喃道:“主公啊!主公!这才是我的主公!”
 
    翌日,张郃天色大亮之后,立即发兵,而且是全员出动,直奔徐晃东方大营…………
 
 第一百五十七章 徐晃vs张郃
 
    “哼!列阵!”在宜阳驻扎的徐晃已经接到了张郃大军出动的消息,徐晃何许人也,排兵布阵不下于张郃,麾下军队立即反应过来,排兵布阵很有章法,只等着张郃大军出现。
 
    地平线上,张郃大军飞速开来,骑兵在先,身后便是弓箭手和步兵,看到徐晃列阵在其那,张郃目光一紧,徐晃的阵法正是用弓箭手克制了自己骑兵冲阵的战术,张郃在北方用此战术算是数次大胜,但是在徐晃手里可是吃过一次亏,何况徐晃兵马要比现在的张郃兵马多,张郃不能用自己宝贵的骑兵去换敌人的性命。
 
    “停!”张郃一抬手,立即将大军止住,后面的重步兵和弓箭手缓缓上前。
 
    “哼!手下败将!你还敢来啊!”徐晃看到张郃已经怕了自己这个战法,很是戏虐的喝道。
 
    “呸!”张郃立即大骂道:“我什么时候怕过,贼子,莫要以为你用此阵法可以奈何的了我!让你看看我幽辽军的实力!哈!”
 
    着怒吼一声,立即得到身旁将士的响应,徐晃也不多废话,纠缠了这么久,两边谁不熟悉谁啊,不过徐晃确实有自己这个阵法,在与张郃正面对战之中,稳赢过,不过徐晃虽然统兵有方,但是这样牛逼的阵法可是跟他们没有关系,这正是司马懿和贾诩二人针对于李林常用的对战方式发明出来的一种克制的阵法,本来贾诩还以为到了西北会用上,但是那边李林身边压根就不是自己的人马,都是一帮胡人,加上李林心性有了巨大的改变,平原作战之时,两方都是胡人,骑兵多的是,哪里像李林在中原之时,麾下的骑兵有巨大的优势,所以这样的阵法在西北简直就是胡扯,但是面对这里,却是让徐晃用的透彻,处处压制着张郃,若不是张郃身后有大山的掩护,徐晃早就已经打到轩辕山背后进了颍川的腹地了…………
 
    “进!”徐晃一挥手,前方弓箭手在盾牌的掩护下缓缓上前,只要拉近与张郃的距离,进了射程便立即万箭齐发。
 
    张郃目光一紧,一招手,重步兵立即上前,不禁是一声的重甲,还举着盾牌,这样寒冷的天气,这些步兵也是蛮拼的,但是就是为了破了眼前的弓箭手,所以必须要这么做了!
 
    徐晃看到张郃改变了方法,嘴角微微一挑,但是一个眼神过去,立即有几千名的长矛手冲上了前去,每个长矛手都将长矛横着放,隐藏在了众将士的身边,在外根本看不出来,猫着腰,飞速的接近最前端的弓箭手。
 
    “喝!喝!喝!”重步兵喊着号子一步一步向前,在顺风的情况下,弓箭手的射程已经到了,只听到“嗖嗖嗖!”的声响之后不过两秒,就已经感受到了“叮叮当当”的声音,正是箭矢击打在了重步兵的盾牌和重甲上。
 
    张郃看着徐晃麾下那些弓箭手,摇摇头,嘀咕一声,道:“你们可真是我主公的好徒弟啊!”此话不为别的,因为对面的弓箭手是按照李林的三段射法,加上抛射,加上人数众多的弓箭手大阵,这可都是李林的专利,但是司马懿早就已经轻松的学到,并且改进下来,让这样的阵法有了更大的威力。
 
    重步兵就算是有着重甲的厚盾的保护,但是除了身上的重量,整体的阵型也不能乱,所以他们只有低着头,一步一步缓慢的前进,就算是箭矢已经飞到了他们的脑袋顶上,也是不能动,也没办法动,所以对面万箭齐发之后,重步兵之中一只传来惨叫一声,但是叫归叫,还能走,就要继续走,不能都了,还没死,就赶紧趴在地上,为后面的兄弟让开道路,大局为重,这便是张郃下的死令。
 
    “上!上上!”张郃在后面紧紧的盯着前方,只要将重步兵能够将大阵豁开一个口子,自己在后立即带骑兵跟上,徐晃的大阵必乱!只要一乱,自己就赢了!心里不停的嘀咕着,张郃的拳头紧紧的攥着。
 
    一点一点,终于进了,重步兵们怒吼一声,就要冲刺发难,只看徐晃阵前弓箭手忽然一个侧身,每个人的缝隙之中,立即窜出来了一支支尖锐的长矛,每一个都是一边旋转着一边刺了过来,重步兵本身为了躲避箭矢就没怎么抬头,忽然冒出来的长矛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前排的反应过来想要后退,但是后面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根本退不回去,所以只能生生的看着奋力的长矛朝自己刺了过来。
 
    结果长矛就像是电钻一般刺进了张郃麾下将士的尸体,根本不用此上身,刺退就成了,刺破一个人,长矛速度依旧不减,立即接着刺了下去,随即便是下一个人,在下一个,重步兵的阵法排列得很密集,而徐晃麾下长矛手的长矛都长达三米多,一下子穿个四五个人不是问题,结果就悲剧了,前排的重步兵一片的惨叫,但是更加悲剧的发生了,就看那些弓箭手竟然将自己的弓箭背在身上,迅速抽出自己腰间的钢刀,虎狼一般的扑了上来,而重步兵的腿已经被长矛所刺,根本无法行动,只能被这些从弓箭手转成了步兵的弓箭手看着自己紧紧从重甲中漏出来的脑袋…………
 
    “叫他们给我挺住,挺住!只要杀进去,杀进去!”张郃一看这个情况,立即疯狂的怒吼着,重步兵本来就不多,重甲何其昂贵,哪有那么多经费,何况能够玩得动这一身重甲厚盾的人,哪是一般人,所以张郃相信,相信自己麾下的这些重步兵,徐晃这么一点的小伎俩根本无法撼动他们。
 
    “防!”果然在前面几排的重步兵惨叫着倒下去之后,后面的重步兵反应过来,立即圆盾抵住前方,长矛已经到了极限,无法再进,而前面就是一帮有弓箭手变过来的步兵,对于这些重步兵精锐来说根本不是问题,立即有人大吼道:“进!”
 
    “喝!喝!喝!”重步兵列阵而进,而后面的步兵一冲上来,盾牌的缝隙之中立即此处长枪,而后那些徐晃麾下的步兵变回立即扑到在了盾牌之上。
 
    徐晃目光一缩,幽幽说道:“哼!果然是张郃麾下的精锐,让前面步兵退回来!斗狠的时间到了!”
 
    “退!退!退!”前面的步兵立即听到了撤退的鼓声,而后立即有人大喊着,众人退了回来,张郃麾下的重步兵依旧上前。
 

当前网址:http://betvortal.com/a/tiankongcaipiaoyunitongxingmianfeiyule/20180529/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