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统长得丑是出了名的张郃也见到庞统自大庞统

小编:徐晃一举自己手中大斧,怒吼一声,道:大斧骑兵!跟我杀! 杀!只看徐晃亲自带队,立即奔着对面之后的重步兵杀来,身后,便是徐晃亲自训练出来的三千骑兵,手拿长柄斧,虽然没

  徐晃一举自己手中大斧,怒吼一声,道:“大斧骑兵!跟我杀!”
 
    “杀!”只看徐晃亲自带队,立即奔着对面之后的重步兵杀来,身后,便是徐晃亲自训练出来的三千骑兵,手拿长柄斧,虽然没有徐晃的本事,但是各个也是大力之人,气势何其猛烈。
 
    张郃看到敌军的步兵撤了回去,立即大笑出来,喝道:“哈哈!好!兄弟们,随我杀!”
 
    “杀!”张郃麾下也是一声怒吼,骑兵立即冲出杀了过去。
 
    “喝!”冲到重步兵近前的徐晃狠狠一咬牙,爆喝一声,手中大斧狠狠一会。
 
    “砰!”一声巨响,重步兵的厚盾根本承受不住徐晃这样奋力的一击,厚盾直接被击飞,后面的士兵当然也是无法幸免,脑袋直接比大斧劈开,脑浆横飞。
 
    “杀!”徐晃长啸一声,身后的大斧骑兵都冲了上来,那长柄斧简直就是重步兵的噩梦,头重脚轻,只要狠狠的一挥,接着战马的冲击力,根本不需要马上的骑士用太大的力气,足可以将一个普通的士兵击飞,重步兵的大阵有一次惨叫连连。
 
    “哼!”徐晃抽空一抬头,只看张郃已经发动骑兵杀了过来,冷冷一笑,嘀咕一声道:“张郃!你以为这阵法如此简单吗?”
 
    都不用徐晃的下令,就在张郃带领骑兵发动中分的那一刻,徐晃这般的阵法就已经变了,只看左右翼的兵马都已经开动,正在上前,而徐晃带着大斧骑兵在中间,中分到了重步兵的地方竟然不动了,好似就等待着张郃领兵的杀来…………
 
    “徐晃小儿!你爷爷来啦!”张郃怒吼着杀奔而来。
 
    “来得好!”徐晃爆喝一声,大斧立即挥起,直奔不停叫嚷的张郃。
 
    “当!”一声脆响,张郃的长刀砸在了徐晃的大斧之上,立即弹开。
 
    “妈的!”张郃骂了一声,心说“这徐晃,好大的力气!比在河东的时候还要厉害!”
 
    在河东只是,正是张郃,高览在李林的率领下,仅仅用三千骁骑营就带着张燕那个时候还不怎么地的兵马打败了曹仁的大军,曹仁被杀,徐晃被俘,这就是徐晃的耻辱,你说徐晃看到张郃怎能不怒呢?跟了司马懿之后,徐晃早就不是从前的徐晃了,在司马懿身边,徐晃几乎没怎么带过兵,出了训练出了这三千的大斧骑兵,剩下的,徐晃都是一直在研究这兵法,排兵布阵,司马懿真正的让徐晃明白,战场之上,最重要的不是武力,而是谋划…………
 
 第一百五十八章 破徐拔营
 
    “当!”又是一声脆响,势大力沉的两件兵器有撞在了一起,徐晃力大,而张郃刀法凛冽,二人互不相让。
 
    “喝!”僵持较力一段时间以后,二人沉闷的哼了一声,双双退开,就连二人胯下的战马都在不停的抖动这马蹄,可见被二人之间的较力弄的很是狼狈。
 
    而马上的二人就更别说了,张郃握刀的双手已经开始有些大颤,徐晃的大斧的撞击力实在是太大了,二人被看大斧很是笨重,但是在徐晃的手中被舞的虎虎生风,反应特别快,每次之后十分刁钻的角度的一刀都可以被徐晃的大斧破解,而硬碰硬找下,明显是张郃的长刀不占优势。
 
    在看徐晃,看似波澜不惊还有余力,但是徐晃知道,自己的体力马上就要不行了,手中的大斧可不是一般人都能玩好的,何况还是跟对面的张郃对战,哪里是那么容易,不过,这些都已经不是问题了,看着对面的张郃跟自己一样,都在缓着气,斗将,自己跟张郃不分上下,但是这场仗!却是自己赢了!
 
    徐晃淡淡一笑,笑得很是冷峻,抬手一指张郃,喝道:“张郃!呵呵!你输了!”
 
    “输?”张郃眉毛一挑,冷声说道:“我还没看出来!不过,我知道,老子一定要看下你的脑袋!”
 
    徐晃立即喝道:“那你就仔细看看!”说着,指了指四周,道:“你左右两翼已经被我大军所谓,你败了!败了!”
 
    “什么!”张郃目光一缩,一边防御着对面徐晃是为了转移自己注意力而说这样的话,一边扫视这两边,别看张郃身边依旧是一团混战,但是对于一个征战这么多年的将军来说,完全可以观察到战场的整体局势,对面左右翼的变动和对于自己这边造成的影响,张郃瞬间便已经反应过来,眼睛杀气爆发,怒视着徐晃喝道:“徐公明!你好阴险!”
 
    “哼!”徐晃冷哼一声,喝道:“你以为这是什么?这是战场!你真的以为我的阵法真的这么好破吗!”
 
    “妈的!”张郃骂了一句,冷眼喝道:“你以为想围住我就这么简单吗!”
 
    随即张郃一挥长刀,喝道:“众将士!杀!”说着,长刀狠狠落下,策马而动直指徐晃。
 
    “什么!”徐晃惊讶的看着杀来的张郃,心说“之后是不是疯了,如此情形之下,竟然指挥所有兵马直奔中间而来,自己左右翼本来就已经杀了过去,若是张郃直扑中间,这阵法便可以立即将张郃的兵马包围了!”
 
    但是看着之后虎视眈眈的杀来,既然你找死,徐晃何乐而不为呢?大斧一摆,立即喝道:“张郃!你这是找死!”
 
    “砰!”二人又撞在了一块,而张郃竟然微微一后退,并不像是刚才的那么拼命,徐晃更是看得不明白,这个时候,张郃的兵马明明就是九死一生,张郃怎么还收力了?
 
    因为徐晃不知道,就在他刚刚拔营之时,便已经有一只兵马飞奔而来,而现在,时机已经到了。
 
    “哈!”一声爆喝,张郃快速抽身而回,而后面徐晃左右两翼的兵马已经展开,眼看着就就要包围张郃已经突入过深的大军,这场仗在表面上,已经就要快速接近了尾声。
 
    张郃横刀护身,淡淡一笑,看着徐晃道:“徐公明!你好好看看你的身后吧!”
 
    “嗯?”徐晃竟然有点没有听清张郃的话,但是一阵沉重而又浓烈的喊杀声已经从徐晃的背后传了过来。
 
    “什么!”徐晃惊叫一声,立即回头,张郃立即喝道:“徐晃,你已经中计了!”
 
    “不好!”徐晃大叫一声,真是因为他已经发现,就在己方大军身后,漫山遍野的兵马已经杀了过来,不下一两万。
 
    徐晃怒瞪着张郃,喝道:“原来你早有准备!”
 
    张郃不削一笑道:“嘿嘿!徐晃,你受死吧!”说着,长刀挥出,这一下,张郃可算是拼尽全力。
 
    “啊!”怒吼一声,徐晃大斧狠狠一挥,“当!”荡开张郃的长刀,当机立断,喝道:“快!撤军!撤军!”
 
    “想跑!”张郃冷声道:“晚了!”立即奔着徐晃杀了过来,徐晃不愿意与张郃纠缠,立即下令撤军,但是哪有那么容易啊!为何张郃要贸然领军杀了进来,正是要徐晃展开左右翼的兵马包围自己杀进来的大军,你这样的展开,虽然是吧张郃的大军围困了,但是你的兵马想要在便个阵型,那可是费了打进了,这个时候,徐晃最薄弱的就是自己的背后,所以这个时候,背后的有敌军杀到,就算是数量不多,只要攻打徐晃的一点,都会给徐晃带来致命的伤害,更何况,来的人可是不少,徐晃正是知道了这样的情况,所以才会当机立断,立即下令撤军,不然的话,本来是自己要包围张郃就变成敌军包围自己了…………
 
    “兄弟们!援军已到!随我杀啊!”张郃怒吼一声,本来已经岌岌可危的军队,立即恢复了生命力,杀向了徐晃麾下的大军。
 
    “拜见少主!拜见众位将军!拜见众位大人!”张郃万分激动的喊道,多长时间了,自己在这洛水河畔,与张白骑打,与徐晃打了多久,都是一直勉强支持,做到不后退已经是幸运了,终于有了今天的扬眉吐气,一下子把徐晃打的灰溜溜的撤军。
 
    大胜!当然是大胜,徐晃哪里会料到自己的背后竟然冲出来的人马,不是徐晃一点防备没有,徐晃两座大营,一个是自己的主力大营,另一座,正是要防御自己的身后,但是……张南可是就在那里站着,也就说明,铁甲军已到,张南带领铁甲军在徐晃离开大营那一刻,立即杀出,马踏徐晃后军大营,随即赵云立即带领精锐杀了过来,而时机刚好,正好是战争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而徐晃大军已经过度展开,赵云领军杀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立即击破徐晃大军,张郃在内立即追着那些要撤退的大军的屁股,最后徐晃仅仅带着不到不足万人撤走。
 
    但是这大胜可不仅仅是这样,张南马踏营盘,直接让徐晃没了栖身之所,本来徐晃下意识的就已经带人撤回了自己的大营,以再想对策,但是一看,自己的主营和后军大营都已经被严重破坏,张南怎么可能给徐晃这个面子,徐晃立即后撤后撤再后撤,张郃的援军来了,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这个架势,就算是自己安然撤回了大营,也是无法在跟之后再次僵持,所以索性撤回,直接又退到了洛水河岸。
 
    这不得不说徐晃知道一时的进退不是那么重要的,但是徐晃没有想到的可是这来的,可不仅仅是援军,来的可是李林之子,如今的少主李平,李平一到,立即带动了所有的兵马,士气大振!
 
    “张郃将军!”李平坐在主位之上,看着单膝跪地的张郃,赶紧道:“快快请起!”
 
    “谢少主!”张郃笑着就就起来了。
 
    李平缓缓道:“张郃将军辛苦了,在此敌众我寡的形势下,与敌军胶着如此之久,功不可没啊!”
 
    张郃当然是赶紧谦虚道:“不不!此乃是主公保佑,少主英明所致!末将万万不敢贪功!”
 
    李平大笑道:“张将军客气了!这一会某刚来,便可以一举攻破徐晃,全赖张将军之勇,还与庞军师之谋啊!”
 
    张郃疑惑道:“庞……庞军师?”
 
    李平一听,连连大笑道:“呵呵!张将军,可能还不知道,这便是我父亲给我指定的帐下均是!庞统,庞士元!人称凤雏!”
 
    “哦?”张郃心说,真是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物,但是李平还说了,乃是李林指定的,李林远在千里之外,竟然还会指定一个军师,此人肯定不简单!
 
    就看到一旁的庞统已经缓缓上前,对张郃很是恭敬的拱手道:“拜见张将军!”
 
    庞统长得丑是出了名的,张郃也是第一次见到庞统,自大庞统进了辽侯府的时候,张郃一直都是在这里防卫这刘和,而庞统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参军而已,所以没有碰过面也正常,庞统虽然在荆州有些名望,但是有不是名镇天下。
 
    幸好张郃可不是什么以貌取人的人,既然乃是主公重视之人,张郃当然也是恭敬的一拜,道:“拜见庞军师!”
 
    李平笑道:“直接就!此次破徐晃之计,便是军师所出啊!”
 
    说到这次破了徐晃阵法的计策,张郃来了精神,立即对庞统道:“军师真是好计啊!徐晃的阵法很是玄妙,某便是吃过了一次亏,没想到军师之计,一场仗下来,就直接把徐晃打败,还将他的大营给拔了!真是好计!”
 
    听着张郃激动的言语,和脸上兴奋的表情,众人都是笑着点点头,对庞统一同的赞扬,也有不少人夸奖李林的眼光,果然没有看错人,只有庞统并不是那么的高兴…………
 

当前网址:http://betvortal.com/a/tiankongcaipiaoyunitongxingmianfeiyule/20180529/10.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