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互相之间的冲突直接垄断对外压低购价对外

小编:所以众人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楚休给堵了回去。 楚休淡淡道:诸位,眼下这里都是自己人,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了,我楚休跟上任巡察使方正元是不同的,我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与

 所以众人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楚休给堵了回去。
 
    楚休淡淡道:“诸位,眼下这里都是自己人,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了,我楚休跟上任巡察使方正元是不同的,我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与人方便才能自己方便。
 
    人生在世,力量权势,名声美人,或者是富甲天下,雄霸一方,这些都是所有人都在追求的,遵从自己心中的欲、望,不丢人。”
 
    关中之地的武林从来都不是正道,但却也不是邪道,现在楚休说的如此赤/裸直白,还是让他们有些不适应。
 
    楚休继续道:“眼下建州府所有的走私的生意由你们来把控,所以你们有的是财富,而我身为建州府巡察使所有的则是权势。
 
    二者合一,所能够得到的东西绝对比现在更多,所以这第三杯酒,我敬的是跟诸位的合作,喝了这杯酒,大家便都是朋友,一起发财,一起,向钱看。”
 
    楚休把酒杯往桌子上一顿,目光环视着在场的众人。
 
    在场的众人面色均是有些微微变化,互相之间对望一眼,罗家老祖咳嗽了一声,问道:“不知道楚大人说的合作,究竟是怎么个合作方式?”
 
    楚休一挥手道:“很简单,眼下诸位的走私生意在我看来基本上就是一团糟,各自玩各自的,偷偷摸摸,没有丝毫的秩序可言。
 
    我们双方若是合作,那便要重新规划一下各自的生意,比如罗家只做矿产,神羽宗只做丹药,而黑岩堂则是做兵器。
 
    双方各自掌控着一方面的生意,避免互相之间的冲突,直接垄断,对外压低购价,对外抬高售价,只要对方想要在建州府做生意,那便要遵守此地的规矩,如此一来,诸位的收益难道不会增加吗?”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眼睛顿时一亮,走私这种事情还能这么玩?
 
    现在建州府的走私生意的确是如同楚休说的那般,整体都是比较混乱的,大家各干个的,互相之间的争端可是不少。
 
    眼下这十二个武林势力为何不齐心?还不是因为他们之间都有着不少的利益摩擦,互相之间没少出手甚至是杀人结怨。
 
    若是按照楚休说的办,大家联合在一起,各自垄断着一摊生意,的确是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而这种方式对内对外也有着极大的好处。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打赏补更)
 
    PS:这章是为了反派的盟主_Ω_的打赏补更的。
 
    建州府暗地里的那些走私生意其实跟关中其他地方并没有区别,都是乱糟糟的一片,对内对外都是一样。
 
    如果他们联合在一起,便能像楚休说的那般,压低收购价格,然后再抬高售价了。
 
    眼下关中之地从三国来的商队,大部分都是急匆匆的来到关中,然后将手中所携带的违禁品出售给当地的地头蛇,由他们藏匿,这样便可以避免被关中刑堂的人发现。
 
    以往的套路是这些走私的违禁品都没有固定的价格,外来的商人开价,当地的武林势力收购,你报的价格若是太低了,那些他国商人大不了找其他势力去。
 
    同样他们这些武林势力把一些走私的违禁品收购来之后往外卖也是一样,价格也一样不能太贵,否则人家大不了找其他世家去,反正建州府的武林势力可是有十多个。
 
    而若是按照楚休说的做,他们完全可以将价格压低到了一个极致,同时再把价格抬高到极致,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的收入可是真的有可能翻倍的。
 
    当然无论是压低还是抬高都不可能太夸张,否则其他国的那些商人也不是白痴,大不了多走一段时间,去其他州府交易就是了。
 
    此时在场的那些人都在想着按照楚休这么做,他们的收益能翻多少倍,只有罗家老祖最先开口问道:“楚大人,你说的好处我们都看到了,这么做,你又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
 
    楚休看了罗家老祖一眼,这才缓缓道:“我说了,现在我有权,你们有钱,我想得到的自然,就是钱了。
 
    身为武者,各种各样的修炼资源哪个不用钱来买?还有我建州府巡察使的这些兄弟们也该开开荤了。
 
    你我双方合作之后,我会派手下人进入你们家族内,不干涉你们的生意,只统计你们的收益,从此以后,你们每家的收益,两成是我的。”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哗然,仿佛见鬼一般的看着楚休。
 
    之前他们便听说过这楚休在对待江家时便贪婪无比,堪称是狮子大开口,一上来就要了江家十分之一的财产,现在一看果然如此,这楚休的胃口还当真是大的很,这次倒是没要家产,而是直接要他们生意的两成!
 
    家产可是一次性给的,而这生意收益的两成却是要一直剥削着他们,这让他们这些人如何能忍受?
 
    神羽宗的程公台立刻便站起来道:“楚大人,你这一开口便要我们生意的两成,凭什么?就凭你方才的那个主意?这恐怕有些过分了吧?”
 
    楚休转着自己手中的酒杯淡淡道:“那个主意只是我额外赠送的,你们赚的钱多了,我的收益也会多。
 
    至于我凭什么要你们两成的收益,之前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们有钱,但是我却有权。”
 
    楚休抬头望向程公台,一股冰冷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让程公台顿时打了一个哆嗦。
 
    “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些生意,我让你们做,你们才能做,我不让你们做,你们连一个铜板都捞不到!”
 
    在场的众人都看着楚休,直到现在他们才见识到了楚休的霸道。
 
    明里是双方合作,楚休拿两成的收益,但现在楚休这么一说他们才明白,这所谓两成的收益根本就是保护费而已!
 
    交出两成的收益,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的在建州府进行走私生意,形成垄断,楚休这个巡察使为他们保驾护航。
 
    但他们若是不交,那江家的下场已经摆在众人的眼前了,直接被安插上一个罪名,都不需要证据,直接被灭门。
 
    楚休看着眼前的众人,抬起手中的酒杯向前一举,淡然道:“这一杯酒敬诸位,喝了它,咱们的合作便算是开始了,诸位自行选择吧。”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没有一个举杯的。
 
    两成的收益说来简单,但却是在他们的身上割肉,割自己的肉,谁不心疼?而且这个肉一割可就是一辈子。
 
    虽然楚休描绘的收益貌似很动人,但在没见到确定的收益之前,谁愿意这么去割自己的肉?
 
    而且上次江家被灭的事情虽然吓了他们一大跳,但眼下他们十几个势力在一起,威势可不是江家能比的。
 
    楚休能够灭掉一个江家,还能将他们全部灭掉不成?
 
    最重要的是眼下如果大部分的人都同意,其他人就算是肉痛,那也只能跟着同意。
 
    但现在大家都默不作声,谁第一个举杯赞同,那岂不是主动割肉的白痴?所以到现在都没人说话。
 
    半晌之后,楚休放下了杯子,淡淡道:“看来还是我楚休的面子不够大啊,主动敬酒竟然都没人喝。
 
    不过没关系,我相信诸位总有一天会喝了这杯酒的,大家可以散了。”
 
    听到楚休这么说,在场的众人顿时便松了一口气,他们就知道,自己这十多个势力的人聚集在一起,楚休动不了他们,也没那个实力去动他们。

当前网址:http://betvortal.com/a/tiankongcaipiaoyunitongxingmianfeiguanwang/20181216/22.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