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两个去郭嘉设在城外的两处大营外,咱们要

小编:这点众位放心!田豫笑道,现在主公还未赶来,就说明了没事! 众人点点头,张郃道哼!唤醒将士!让众将士带甲而眠,兵器不离身!我就不信抓不到那些曹军! 咳!高览咳嗽一声,

 “这点众位放心!”田豫笑道,“现在主公还未赶来,就说明了没事!”
 
    众人点点头,张郃道“哼!唤醒将士!让众将士带甲而眠,兵器不离身!我就不信抓不到那些曹军!”
 
    “咳!”高览咳嗽一声,小心说道,“俊义!我们既已知曹操乃是欲用疲兵之计,我等不去理会不就好了么?将士们这几日亦是十分劳累,如此唤醒将士,恐怕这样的话…………”
 
    张郃看了看四周,缓缓说道“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你看敌军这样的骚扰的话,有此军扰乱在外,营中将士怎能安稳?”说着,张郃指了指那些陆续而出,环视了一圈,不明所以,有明白的士兵告诉了之后,随即便又回了营帐的士兵…………
 
    “如此到也是…………”高览点点头,一时间上哪里想出既可叫麾下将士好生安歇,又可退却外面扰乱之兵的良策…………
 
    “不若我去吧!”望着众将,赵云出言说道,“依我之见,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敌军虚实,营中兵马若是大部分的调动,就一定要惊动主公,朱主公这几日十分劳累,还是我且引三五百骑兵出营一探究竟,足矣!”
 
    “这…………子龙你…………”田豫由于的说道,但是还没有说完,只听营外又是一阵激鼓、喊杀之声,一见这些声音确实是再复响起,正如众将心中所认为的,众人便确定,此乃是疲兵之计!
 
    “哦?想有喊杀之声…………疲兵之计吗?军师果然英明!”在看押之下,还是十分担心的张辽,本来一听喊杀之声消失,还以为是曹军不敌,已经被李林大军打退,郁闷了一会,一听这喊杀擂鼓之声又起,便敢确定,这定然就是敌军的疲兵之计…………
 
    早早做好准备的赵云当即便引了五百余骑兵,朝着发声之地急赶而去,半个时辰之后,就在众将认为此事乃平的时候,赵云却是一脸古怪得回来了,到时跟刚才的张郃有几分相似…………
 
    “如何?”众将急忙上前问道。
 
    只见赵云脸上少许有些尴尬,迟疑说道,“那这曹军…………唉…………云还未接近那队人马,他们便远遁了,大约三四百,俱是骑兵,十分的警觉,根本就没有看清我军是否前来追击,便已经褪去,很是…………很是麻烦啊…………”
 
    “子龙出马,他们不逃便是怪事了!”众将嬉笑着一句,然而下一刻,他们却是笑不出来,营外激鼓、喊杀之声再复响起…………
 
    “!”众人均是面漏怒色,大骂着曹军,明知对方乃是疲兵之计,但是此处众将却是束手无策,他们知晓,不代表他们麾下的将士们知晓啊,解释吗?怎么可能,只能靠着麾下大军的纪律性了,再说,若是在派人追赶这一伙人,如此夜深之际,可视不过数丈,区区三百骑自是极易躲藏,难道当真为了敌方三四百兵。己方出动大量将士前去围剿?
 
    “不若告之主公,让主公定夺?”高览犹豫的看着众人问道。
 
    “这…………可是主公那…………”只见众将脸上很是难堪,最后就连说出此句的高览亦是心中有些羞愧,于是,众将乃令心腹挨个是各个兵帐中通知“好生安歇,休要管营外之声!”只能先这样以安军心,张郃也领着一军在营内等着,虽然算是疲兵之计,但是若是曹军就是等着己方懈怠,忽然来一次真的偷袭,那可就麻烦了…………
 
    然而不管众将如何说,营外激鼓、喊杀声一起,瞬息之间营内便有无数士兵窜出,待环视一眼四周,见无事发生,方才想起众位将军的通告,随即骂骂咧咧得归去复睡,如此倒也可以看出此处的李林麾下的幽辽军确实是精锐之师,这些动作也都是日积月累的征战,训练,养成的条件反射,擂鼓之声一起,众人面都精神振奋,拿着兵器上场杀敌去了,但是这样导致了所有的士兵根本就睡不着了,直接就拿着兵器靠在一起,精神想不紧绷着都不成,这种情况下,不论是将士们的精神,还会体力,均是迅速的下降…………
 
    最后,实在是被那区区三百兵骚扰得没办法了,众将才犹豫看来到李林帅帐,一见守卫在门口的方方,众将拱手一礼,方方也明白他们是为何而来,营外喊杀声震天,还是一阵一阵的,方方怎么可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自己还有护卫营最大的职责便是保护李林,李林的帅帐,必须要寸步不离,李林没有下达任何的指令,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方方都不会离开…………
 
    赵云走到方方面前,拱手道“方方将军,可知主公他…………”说着,赵云指了指帅帐…………
 
    方方拱手轻声道“主公早已经睡下,刚才鼓声响起,并无任何的反应!”
 
    “这…………”赵云回头看了看众人,众人也是面漏难色,虽然都是李林的心腹重将,但是赵云怎么说也是李林结义的兄长,所以众人就建议赵云前去询问,怎么说面子也比他们打点…………
 
    李林也确实是累得要死,睡的也很死,所以刚才的鼓声对于在中军熟睡的他来说,依旧是雷打不动,只盼着舒舒服服的坐着春梦,只见沉睡中的李林好似赶虫子一样挥挥手,随即再复露出一脸的笑意,咂咂嘴,梦呓道“嗯…………颖儿真乖!嘿嘿,焕儿,你说你为啥这么大捏,嘎嘎…………”
 
    但是这可是苦了帐外的众人,赵云问过了方方,便有缓缓退了回来,众人上前道“子龙,这主公…………”
 
    赵云尴尬得望了一眼众将,“这个…………我也不知道…………”赵云虽然是大哥,但是这个为难啊…………
 
    就在众人哭着一张脸的互相看着的时候,忽然,营外又响起一阵击鼓,喊杀声有传了过来,众人面色微微一变,但是这都好几遍了,也都习惯了,只见帅帐的帘子忽然调考,李林快步走了出来,怒声喝道,“敲!敲!敲!敲个没完了?知不知道现在t点了,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呢?有没有公德心啊!奶奶的,老子啊的好梦!”李林这个郁闷,正跟则会几个老婆缠绵呢,眼看着就要进入主题了,击鼓声又把自己的美梦给打断,不是李林不知道这个事情,而是李林真的累了,不愿意管,多年的征战怎么会连这点警觉性都没有,第一次喊杀声起,李林就已经醒过来,以为是敌军袭营,但是李林也根本不担心,袭营?老子就是袭营的大神,早就在营中布置好了,曹军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所以李林就仅仅是醒了一小下,然后继续睡觉,做着自己的春梦…………
 
    “这个……”众将为之愕然,看着李林的脸色,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很是尴尬…………
 
    “咦?”其实还在迷迷糊糊的李林望了望众人,随即好似想起了什么,这些人估计是拿不定主意找我来的吧?估计是不敢调动军队,有不敢打扰我,还在纠结,李林当即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淡淡说道,“你等不好生歇着,在我帐前干嘛?还有,张郃!你不是守夜的吗?”
 
    “这个…………”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赵云上前,拱手道“深夜叨扰主公,还请主公赎罪!”望了眼李林面色,赵云自是不想提及刚才之事,但是不想说也要说啊,小心翼翼将营外有兵马前来骚扰一事告知李林。
 
    ,原来是这样啊!李林恨得牙痒痒,这帮曹军,真是太嚣张了,真是把我当成2b了,李林冷声说道“哼!疲兵之计,真是跟我闹呢,玩我剩下的都玩不好!”
 
    “张郃,高览,鞠义!”李林喊了一声。
 
    “末将在!”三人面色一凛,上前抱拳应道。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三人各领麾下三千将士,一去繁阴,另外两个去郭嘉设在城外的两处大营外,咱们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李林狠狠的说道。
 
    “啊?”众人为之一愣,但是望着李林的面色,还是点了点头…………
 
 第一百六十二章
 
    众人也没想到李林回来这一招,但是也不敢违抗,均是点头应命道,“诺,末将遵命!”说罢,转身急促而走。望着一眼疲惫却被敌军搞得不能入睡的李林,众将显然十分识趣,赶紧告退……
 
    “慢着!”李林又喊道。
 
    “请问主公还有何事?”众人喊道。
 
    “哪有这么简单,还记得我以前在营里面叫你们唱的歌吗?就给我在曹军营外唱那个,告诉将士们,谁的声音大,有奖励!明晚吃肉!”李林笑道。
 
    “啊!唱那个什么……什么……啊!”众将均是面漏痛苦之色……
 
    “嗯?怎么了?”李林一挑眉毛。
 
    “预备……唱!”只见李林在阵前,根本就不在乎身后的繁阴内的守军,像一个指挥一样,手舞足蹈着……
 

当前网址:http://betvortal.com/a/tiankongcaipiaoyunitongxingmianfeidenglu/20180504/6.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