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有士兵看守,张辽胡乱扔的石子

小编:诶曼成非是退敌良策,乃是拖延之策!先进我军实力不敌李元杰,唯有后退黄河南岸,但是那李元杰有怎么会让我们轻易离开呢?定然会半路截杀,或是前后夹击,所以我军为今之计只

“诶…………曼成…………非是退敌良策,乃是拖延之策!先进我军实力不敌李元杰,唯有后退黄河南岸,但是那李元杰有怎么会让我们轻易离开呢?定然会半路截杀,或是前后夹击,所以我军为今之计只有拖延一段时日,公达先生已经前往黎阳安排,某就要在此拖出李元杰,等到公达安排好之后,再将主公送走!”郭嘉有些悲伤的说道。
 
    “这…………那主公那边…………”李典何尝不是曹操旧将,怎么会不知道曹操的脾气,郭嘉的自我牺牲李典也是能够看得出来,曹操怎么会同意?李典凝望这郭嘉…………
 
    “曼成,切莫多言,突进子廉,文远,文谦皆是陨于李元杰之手,营中魏悠曼成和二位夏侯将军能够独当一面,曼成,你定要将此事办妥!”郭嘉也是看着李典的眼神,缓缓说道。
 
    “诶……军师!”李典激动道,郭嘉连忙摆摆手,“切莫多言!”
 
    “明白了…………”李典还是答应了郭嘉,走下城头点起300人马……
 
    郭嘉在城门口,看着李典以及身后的300人马,缓缓说道“曼成,能不能拖延李元杰,就看你的了!”
 
    李典在马上拱手道“诺!军师!”
 
    郭嘉摇摇头叹了口气,随即对李典招招手,口中说道,“切记,你此去乃是扰乱,让其睡不安稳,明日无力复战,是故切不可与其交锋,若是营中兵马冲杀出来,你便退走,待过些时辰,再复前去扰心…………那李元杰兵马众多,曼成一定要多加小心!”
 
    李典微微一想,缓缓点点头,道,“军师之计,真乃妙计!”说罢,对郭嘉一抱拳,当即领着麾下三百军前去李林大营。
 
    “李元杰啊…………也不知道你是否有良策可破我计…………”郭嘉看着远去的李典等300人,幽幽说道…………
 
    而此刻另外一边,距离繁阴城三十里外的李林大营,连续的赶路,从幽州杀到了此处,也每个休息,李林也想着现在曹军可能要跑,若是真的让他们南下黄河,那就麻烦了,自己倒了河南打不打得过曹操不说,自己离家越来越远,又有思念,又怕家中处什么事情,李林这一会出来,总有一点喘喘不安,感觉后方会有事情发生,这也是自己最为害怕出现的…………
 
    今日又是与领兵到了繁阴,虽然是看着赵云杀乐进,抓曹洪,张辽,然后大战许褚典韦,可算是十分过瘾,但是身为三军统帅哪里只能想这些,现在大军粮草紧缺,自己的幽辽军,还有自己忽悠过来的赵军,还有俘虏,这么多张嘴,李林也是发了愁,战事还长着呢,这点小事情必需要尽快解决,想好自己经营幽辽也有些年头了,有不少余粮,正在运来,虽然道路遥远,不过也是个办法不是,李林问问徐邈粮草的境况,按下心来,再将紧要之事对麾下将领吩咐了一边,自己回到帅帐,看到床榻就不由的亲切感立即升起,到头便睡…………
 
    夜深,营中将士早早睡下,轮到守夜的张郃乃在附近巡卫一圈,见营塞内外无事,随即便寻了一地,就着篝火坐下了,虽说如今是夏秋交际之时,然而夜间却也是有些凉意…………
 
    忽然心中一动,张郃回头看了一眼,见赵云、高览两人从远处走来,轻声笑道,“两位莫非是对明日之战心中不安?”
 
    “嘿!”高览嘿嘿一笑,上前在张郃身边坐下口中笑道,“有主公在,有何惧哉?”说罢,他微微叹了口气,摇头说道“乃是方才想起了些许往事,是故不曾入眠…………”是啊,每次一会到冀州,这个自己从前征战过的地方,高览面会想起很多往事,每次都是夜不能寐,这里是繁阴,自己在与现在的主公李元杰在邯郸对峙的时候,也曾经驻军在此处啊,那个时候…………
 
    原来如此…………张郃自是明白高览话中所指,自己何尝不是呢?而且李林就是因为自己和高览乃是袁绍旧将,对冀州十分的熟悉,每次出兵冀州,必定会带着自己和高览,但是每次到了冀州,自己就会…………诶…………
 
    赵虎看着高览,点点头,随即转头对赵云说道,“莫非子龙亦无睡意?”
 
    赵云自嘲一声,低下身子子朝篝火中丢了几根树枝,随即说道,“大战将起,某也是不能安然熟睡啊…………”
 
    张郃笑道“今日子龙阵前显威,真是大块人心啊,全军都为之振奋!”
 
    赵云笑着摇摇头,道“呵呵,俊义夸奖了,只是…………今日本来不想杀那乐进的…………”
 
    张郃点点头,道“沙场之上,不是敌死就是我亡,子龙不必多想…………”
 
    赵云眨眨眼,抬头看着天空,缓缓说道“嗯!可能多年的征战,让我早已经麻木了吧…………”他话没说完,忽然营外三两里处响起一阵激鼓声,随即杀声震天…………
 
    而在俘虏营中的张辽,闷闷的坐在地上,今日,都是因为救援自己,乐进将军他…………诶…………自己真没用!乐进将军,你!你为何要救我啊,现在你生死与阵前,子廉生死不明,某也被抓来做了俘虏,主公那里…………诶…………这样的危机时刻,某等竟然不能撑起主公重担,真是惭愧啊…………
 
    “诶有!”忽然传来一声呼喊,原来这里的石子正好砸在了一名看守他的士兵的头上。
 
    李林这一会所在大军众多,所以营帐不足,张辽这样的俘虏就是被栅栏圈了起来,四周有士兵看守,张辽胡乱扔的石子,正好就砸在了士兵的头上,是士兵一回头,正好跟张辽来了一个对视。
 
    士兵随即大怒,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nt!找死!”
 
    

当前网址:http://betvortal.com/a/tiankongcaipiaoyunitongxingmianfeidenglu/20180504/4.html

 
你可能喜欢的: